两父女 - 两父女
发布页地址1
所属分类:家庭乱伦
作者:END   发布于 2022-11-19 00:30:04


  两父女

  发言人:老师

  **********************************************************************

  大家好!这篇是纯粹独立的故事,对白用粤语写成,内容有少部分借用了一些英文故事,看看大家喜欢与否?

  **********************************************************************

  许仁江是一个单亲爸爸,他有一个十三岁的女儿蓉蓉,两父女相依为命,关係自然比一般父女亲密,但仁江亦想不到会亲密到这个地步。

  有一天仁江早了下班,他专诚买了蓉蓉最爱吃的烧鹅回家,打算两父女好好地吃一顿,而且第二天又是假期,所以心情特别好,回到家里,仁江打算给蓉蓉一个惊喜,于是尽量不弄出声音地来到女儿的房外,他发觉房门只是虚掩,而房里却传出了女儿的呻吟声:“呀……哎……唔……”

  仁江小心地把门推开了少许,他一看之下,顿时目瞪口呆,原来蓉蓉躺在床上,校服衬衣的钮子已解了大半,她那前扣式乳罩亦鬆开了,一只手在搓弄着刚长出来的乳房,下身的校服裙也拉高至腰际,另一只手已伸了进内裤里,虽然是隔着内裤,但仁江可以清楚地看到蓉蓉的手指正在阴核上撩弄着。

  而更加令仁江吃惊的是,他在这样看着自已的女儿手淫时,竟然感到十分兴奋,连裤子里的阳具亦发硬起来,尤其是他看到蓉蓉一双白嫩的赤足正肉紧地互相抵磨着,十只白里透红的脚趾交替地纠缠在一起的情景,仁江差点忍不住冲进去捉起女儿双脚来吻个够,就在这个时候,仁江不小心地把门推开了,蓉蓉即时发觉父亲就站在门口,她不知道仁江已站着看了好一会,还以为他刚回来想让自已知道。

  仁江见女儿慌忙地拿起被子掩盖身体,接着已羞得哭了出来,他连忙走到床边坐下安慰女儿道:“唔好喊啦!老豆又冇怪你,你都大个女咯!咁样都好正常嘛!”蓉蓉边哭边说:“丑死人啦!老豆叫人地以后点喎!”仁江笑着说:“怕乜呢?老豆又唔係外人!喱D野好平常啦!老豆有时都有做啦!”蓉蓉闻言后便说:“老豆重笑人地!我唔理呀!除非……除非老豆你都俾人地睇番啦!”仁江听了,虽然心中一动,但还是说道:“咁点得呢?我地係两父女黎丫嘛!点可以呢?”怎知蓉蓉仍是坚持:“我唔理咁多!总之一定要做俾我睇番,我最多唔同任何人讲丫!”

  仁江一向很疼这个女儿,这时一来扭她不过,二来仁江压止了多年的性慾亦给挑起了,仁江竟向女儿说了做梦也想不到自已会说的话:“一係咁……我地一齐整……公公平平……”蓉蓉亦猜不到父亲有这样的要求,先是呆了一呆,但好奇心加上刚才还没解决的需要竟令她说:“好丫……一齐整咪一齐整!”说罢蓉蓉先倚回床头,半卧地向着父亲张开曲起的双腿,再度一手玩奶子一手伸进内裤之中手淫起来,仁江亦跪上床上把阳具拿了出来,蓉蓉第一次看见男性勃起的阳具,兴奋得停了手。

  仁江听到女儿的淫蕩叫声之后,再也忍不住慾念,竟捉起蓉蓉两只脚板来夹着肉棒,然后挺动腰肢在女儿一双嫩足之间抽插起来,在蓉蓉高潮完结前,仁江亦把精液射到蓉蓉身上去,两父女发泄过后相视一笑,大家都觉得不知说甚幺才好,最后仁江说他去弄晚饭,蓉蓉便去洗澡。

  晚饭在愉快的气氛下进行,两父女亦没有再说刚才的事,饭后仁江去洗了个澡,出来时见蓉蓉在看电视,并不停地转台,仁江说:“冇好野睇咩?”蓉蓉答他:“係呀!几个台都播埋D闷野!老豆,不如睇带丫!”仁江便说:“都好,你等我换件衫同你落街租啦!”怎知蓉蓉却说:“係唔係果D带呀!係你房里面收埋果D呀!”仁江一呆之后说:“哦!原来你偷偷地摷老豆D野!”蓉蓉说:“我唔係特登架!人地上次洗衫想话睇下你有冇衫要洗,唔觉意见到之吗!快D啦!人地未睇过想睇下嘛!”

  仁江无奈之下回房取了一盒珍藏的日本无码录影带出来,蓉蓉已在电视机前的大地毯上坐好,背靠着沙发等待,仁江把影带放进录影机后便坐到女儿身旁,两父女便开始一同欣赏一幕又一幕的性爱镜头,带子放了一半,正在上演着一幕女同性恋的片段,仁江感到蓉蓉把头挨在自已肩膊之上,一条粉腿也靠着自已的脚轻轻来回磨擦,他更感到蓉蓉的呼吸不断增快,仁江向蓉蓉说:“如果你想整就整啦!唔驶死忍架!”蓉蓉面上微微一红地应了父亲一声:“嗯……”仁江便继续看片子。

  过了一会,仁江感到蓉蓉的身体在轻轻蠕动,他转过头来,看到蓉蓉睡裙前面的钮子全鬆开了,一只手正搓着一边雪白的乳房,手指更玩弄着已充血变硬的小乳头,女儿的内裤不知何时已脱了下来,早已湿润的阴唇正被女儿另一只手的手指捽弄着,仁江向蓉蓉笑了笑,这令得蓉蓉立时把羞得通红的粉脸埋入仁江怀里,仁江于是一边看片子,另一边右手不自觉地放了在女儿膝头上给她按摩,蓉蓉娇嫩的皮肤给他带来无比的刺激,仁江做梦也想不到会一面看成人电影一旁抚摸正在手淫的女儿的玉腿。

  仁江见到女儿的淫态,连那仅存的理智亦不翼而飞,手指开始在她阴唇上搓起来,蓉蓉立时爽得高声呻吟,身体不停扭动,仁江很快找到女儿两片阴唇交汇处那颗小豆豆,便分了一只手指出来专责去撩弄那小豆豆,蓉蓉从来没试过这种快感,不到一分钟便见她全身一阵抽搐,竟已丢了起来,仁江从没见过女孩子会丢得如此强烈,他本能地做了蓉蓉母亲生前高潮时最喜欢他做的事,他连忙转过身去含着女儿的乳尖,这又引起了蓉蓉一轮更剧烈的反应,她挺着下体拼命地抵向父亲的手掌,仁江更感到一股热烫烫的液体自女儿的穴口激射而出,最役蓉蓉长长地嘘了一口气才平复下来。

  蓉蓉回过神来之后,向仁江道:“哗!原来第二个人整比自已整舒服咁多个喎!唔该哂啦老豆!”说罢还在仁江面上亲了亲,这时蓉蓉半裸的身体正侧拥着仁江,一条腿自然地搁在父亲下半身上面,她感到父亲两腿之间硬帮帮的,便猜到仁江定是很兴奋的了,蓉蓉趁他不为意时,竟一手按到他胯下,仁江吃了一惊望向女儿,蓉蓉笑着对他说:“老豆头先搅得人咁爽,而家等人地帮你舒服下都好应该丫!”仁江本想对蓉蓉说这样做是不对的,但女儿的小手已伸进了他裤子内抚摸着他的肉棒,那舒服的感觉令仁江立时打消了拒绝的念头。

  蓉蓉见父亲没反对,于是大胆地把仁江的阳具从裤子内释放出来,这是她第一次为男性服务,根本不知该如何下手,唯有以求助的目光望向父亲,仁江笑着说:“同老豆锡下嘴仔好唔好?”蓉蓉闻言立即合上眼睛把小嘴凑过去,她感到小嘴被父亲的双唇封上了,接着父亲的舌头伸了过来轻轻撩弄着自已的小香舌,蓉蓉于是模仿着父亲的动作,很快地,两父女的舌头便在四片湿滑的嘴唇间交缠起来。

  在他们接吻的时候,仁江轻轻握上蓉蓉捉着他阳具的小手,他开始教导女儿如何替他手淫,蓉蓉学得很用心,不久便不用仁江握着她的小手,她全心全意地服侍着父亲,搁在仁江身上的一条粉腿也随着套弄阳具的节奏轻轻地磨擦起来,这令到仁江鬆开了女儿的小嘴,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蓉蓉见自已令父亲这幺舒服亦感到很高兴,她把身体向下移去看清楚父亲的肉棒,仁江亦乘机往她粉背上摸去,以增加自已的快感。

  玩了一会,蓉蓉感到父亲全身一紧,接着一股又浓又热的液体自肉棒尖端喷向她的小脸,虽然午间蓉蓉已见过父亲射精,但在这般近距离下还是第一次,而且又是泼头泼面的射过来,蓉蓉立时吓了一跳,她呆看着肉棒射出一股又一股的浓精,直至差点盖满了她的小脸才停下来,仁江休息了整分钟才能爬起来,他看见满面精液的女儿便笑着说:“重唔去厕所洗下块面!”蓉蓉也笑着答他:“点止洗面呀!人地要沖个凉啦!下面湿立立唔舒服……”

  过了两小时,仁江自已也再洗了个澡,他躺在床上吸了几根香烟,脑中不断想着刚发生的一切,最多想到的是一个问题:应不应再和女儿发生这种事情?他最后明白到想下去都不会有结果的了,因为他清楚明白到无论自已现在下了甚幺决定,自已根本抗拒不了女儿那纯嫩肉体的吸引力,想到这里蓉蓉穿着一件大T恤走进了他房间,她向仁江道:“人地训唔着想同你倾阵呀……”仁江于是拍拍身旁的位置,蓉蓉立即坐了上去,这本来是两父女间常有的事情,但仁江这时已不能再像平时一般只当蓉蓉是个小女孩,幸好蓉蓉并没提到刚才的事情,只是跟他说学校的事,很快仁江也投入了和女儿的交谈而忙记了刚才的事。

  谈了半小时,蓉蓉说感到有些冷,接着便礸进了仁江的被窝里,她把身体靠着父亲取暖,仁江亦唯有任得她,又过了一会蓉蓉侧身背向仁江向他身体挤过去并说:“我好冻呀老豆……揽实我丫……”仁江只好也跟她一样侧身把女儿拥进怀里,他嗅着女儿清新的少女体香,心中浪了一浪,蓉蓉捉着父亲被自已压着的那只手按在自已胸口上说:“唔……老豆揽得我好舒服呀……”说着还把臀部向后挤向父亲下体的部位,仁江另一只手放在女儿大腿上来回抚摸,很快便发觉女儿根本没穿内裤,而且这一阵子动作已令她那件T恤褪上了腰部,他感到女儿赤裸的臀部挤弄着自已的肉棒,他感到阳具正迅速勃起。

  “阿女……你咁搅老豆又high架啦!”仁江其实已感到很兴奋,蓉蓉一面向后伸过手去一面说:“等我睇下……哗真係喎!又硬左啦!好热呀佢,放佢係我屁股度暖下我丫!”仁江感到肉棒被女儿扯出了内裤之外,接着蓉蓉臀部向后一推,肉便被她两片臀肉夹着了,仁江一边享受着女儿肉臀为他阳具带来的快感,一边已本能地隔着衣服揉搓女儿的小乳房,另一只手在她大腿上正犹豫不决时,蓉蓉已捉着他的手放到阴户之上,他感到女儿的小穴已冒着分泌,于是便在上面捽弄起来。

  这样子玩了一会,蓉蓉把父亲双手齐齐捉着放进T恤里,仁江一手一边地玩弄女儿一双刚发育的小乳房,蓉蓉接着又把仁江的肉棒穿过自已双腿之间放到两片阴唇之间,仁江感到女儿两片又暖又湿的阴唇夹着肉棒的棒身,女儿更蠕动着下身去磨擦以求增加快感,由于有了大量淫水的帮助,蓉蓉的小穴毫无困难地在父亲的肉棒上滑动,两父女都感到无限的刺激,仁江肉紧地从后吻上了女儿粉白的颈部,这令到蓉蓉舒服得全身震抖了一下,亦令到仁江阳具的前端意外地滑进了蓉蓉的小穴里。

  俏皮的蓉蓉含着满口父亲的精液回过身来,她先吞下了一半,接着把另一半吐在手上,仁江奇怪地问她:“阿女,做乜野呀?”蓉蓉笑着说:“想试真D味嘛!”说罢再伸出香舌慢慢地把手掌上的精液舐回口中品嚐,看着女儿既纯真又淫蕩的动作,仁江心想要不是今天已洩了三次,单是这景像又可令自已再干她一次了。

  因为体力透支的关係,等二天仁江起床时已十时半,他隐隐听到外间传来一阵阵女孩子的娇笑声,这才记起昨晚晚饭时蓉蓉提起过她的同学兼死党琪琪及佩儿会来渡週末,想来那两个女孩子必是到了,仁江还想再躺一会,便合上眼养起神来,接着他听到房门被打开的声音,他心想必定是蓉蓉来叫他起床了,怎料接着听到女儿像和人在压低声线说话的声音,只听蓉蓉说:“唔驶惊喎!我老豆好烂训架!”接着仁江感到有人拿开了他的被子,他正奇怪这些女孩子想干甚幺的时候,他又感到有人把他的阳具自内裤里拿了出来。

  想了一会,仁江又听到房门被打开又关上的声音,他相信这定时蓉蓉独个儿回来了,果然仁江感到阳具又被人拿了出来,但令他惊讶的是一个又温暖又湿润的小嘴立时包围了肉棒的前端,仁江张开眼睛一看,入目的时女儿幼稚的面孔正在自已阳具上干着最淫蕩的勾档,仁江不自禁地摸上女儿跪在他身旁的小腿上,蓉蓉回首向他一笑道:“早晨老豆!”仁江向她回以一笑道:“早晨乖女!乖女係咪谂住以后朝朝都係咁叫老豆起身呀?”蓉蓉俏皮地向父亲伸了伸舌头:“你就想呀!”但她仍然继续她的工作。

  仁江边享受女儿的口舌服务边来回爱不惜手地抚摸她那双白嫩完美的小腿,他看着那白里透红的少女脚掌,终于仁江忍不住地便向女儿的一双赤足上吻了下去,蓉蓉起初抵不住痒笑了起来,但当父亲开始吸啜她脚趾的时候,她便忍不住呻吟起来,仁江见她渐渐懂得享受便更落力为她服务,他把舌尖硬挤了进女儿脚趾间的罅缝去撩舐,初经人事的蓉蓉又如何禁受得起这种刺激,很快仁便看见她两腿间的内裤上已湿了一大片。

  仁江知道女儿已经动情,便问她:“阿女,果度有冇痛呀?”蓉蓉喘着气答道:“唔痛啦……老豆……我想呀……”仁江心想还没有试过女儿的处女蜜汁,虽然经过昨晚蓉蓉已不是处女,但刚开了苞的女儿的淫液应该还算新鲜,于是他便说:“等老豆帮你睇下先,如果重有红肿就唔玩得住架……係……伸只脚过喱边……等老豆睇睇……”

  仁江要女儿趴在自已身上,两条大腿分两旁张开,仁江的面部刚好对正了她下阴,他把蓉蓉的内裤下端扯向一旁,一股带着少女体香的淫水气味立时传进他鼻子里,仁江兴奋地发现女儿的小穴并未因昨晚的性交而有丝毫红肿,他用手指把那两片仍是浅肉色的阴唇向两旁扳开,在这样的近距离之下,仁江清楚地看到近穴口处浅粉红色的肉壁,而且更有少量的爱液缓缓地向外渗出来,他再禁不住心中的慾望,只见这个做父亲的竟像生怕浪费了女儿的淫水似的,他连忙张口封了上去大口大口地吸啜,蓉蓉被父亲这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但立时又感到快感如潮,于是便一面享受一面继续为父亲舔肉棒。

  两父女齐齐舒服得叹了一声,仁江待女儿稍为习惯之后,便教她如何耸动身体去迎合自已插穴的节奏,跟着两父女便开始正式抽插起来,仁江又索性把女儿的上衣脱掉,好让自己可以边插穴边玩玩她的乳房,玩了一会,仁江见女儿已有些倦了,于是坐起身上拥着她继续姦淫,蓉蓉这初嚐性爱乐趣的小女孩又如何抵受得住这种刺激,很快高潮已来了一次又一次,仁江又不断变换姿势,他和蓉蓉一同下床,他先要女儿双手扶着书桌站好,然后便从后面干她,终于在蓉蓉第四次高潮时,仁江迅速把肉棒拔出来向着女儿的粉臀射精了。

  休息了一会,蓉蓉说:“佢地都想试下呀!益你啦!”仁江于是把心中想好的方案告知女儿,蓉蓉听了感到很刺激,便跟父亲商量起细节来,之后蓉蓉说:“佢地就返啦!你去沖个凉先,我招呼佢地。”

  看了这场戏后,蓉蓉见到她们都已满面通红,其实她自已又何尝不是心动非常,蓉蓉于是说:“不如我地都试下好唔好呀?”其实蓉蓉并非最心急的一个,她在这两天以来生理上的需求都得到很充份的解决,反之同年纪的琪琪及佩儿平日唯一满足性需求的方法就是睡觉前把那些巨大的毛公仔夹在两腿之间来磨擦下体,还拿不準必定可到达高潮,身体里经常有一股蠢蠢欲动的慾火在燃烧着,这时又看了一场令她们血脉沸腾的春宫戏,一听到蓉蓉的提议立时点起头来。

  随着女孩子们脚趾的收紧及放鬆,仁江的舌头不停地穿梭在一根又一根肥瘦不一但同样可爱的美少女脚趾之间,又不时把两根甚至三根分别属于不同女孩子的玉趾含入口中吸啜,弄得这三位小妹妹不断传出代表着发情的呻吟声,仁江偶尔向她们望去,见到自已女儿正时左时右地跟两旁的女孩热情地亲吻,三个女孩更互相抚摸对方的身体,看得仁江双眼像要喷出火来一样。

  在仁江终于停下来的时候,三位美少女已经娇喘连连,仁江于是站起来脱去衣服,女孩们本来已只剩下不多的衣服,索性都跟仁江一样脱掉了,仁江看着眼前这三具充满青春气息的胴体,正拿不定主意先姦淫哪一个,蓉蓉却另有主意地说:“老豆不如先玩阿佩啦!我想同阿琪试下好似头先套戏度D女仔咁玩呀!”

  仁江笑着把佩儿拉过一旁,他先自已坐在蓉蓉的书桌椅子上,然后才要佩儿背向着自已坐在他的大腿上,他一边上下其手地玩弄着佩儿似有还无的乳房及光滑无毛的下阴,一边又在佩儿耳朵旁边吻边道:“我地睇下佢两个搅乜先好唔好呀?”佩儿正被他弄得意乱情迷,闻言便点了点头讚成。

  床上的蓉蓉和琪琪已学着电影中的女孩子一样以六九姿势互舐着对方小穴,琪琪躺在下面,小穴正好向正仁江和佩儿,他俩看着蓉蓉用手指扳开了琪琪的阴唇,正以舌尖在她阴唇上端的交汇处舐着,透明的爱液在小淫洞里不断渗出来,而蓉蓉的表情亦告诉了他们琪琪正在她的私处干着同样淫蕩的勾当,仁江突然感到肉棒被一只温暖的小手摸上了,原来佩儿享受着他玩弄之余,感觉到被自已压在两腿之间从后伸向前的肉棒一跳一跳地震动,于是不自觉地伸手到下面扼着它套弄起来。

  仁江暗自盘算要保持实力的话,还是先解决了怀中这美少女为妙,于是他在佩儿的耳边说:“uncle要入去啦……你okay丫嘛?”佩儿虽然早已準备了会失身,但这时仍忍不住担心地道:“uncle你……你锡住我呀……我好惊呀……”仁江轻柔地说:“唔驶惊!同uncle锡下嘴先……”佩儿温顺地回过头跟仁江吻在一起,仁江先把阳具抵住了她小穴的入口处,手指又肉紧地搓了一会阴唇,令到佩儿的淫水流满了半根肉棒,仁江这才慢慢地挺进,他感到佩儿的阴道十分陜窄,于是不断地加快捽弄她阴唇的速度,一方面令她的爱液沿沿不绝地流出来,另一方面也使佩儿慢慢放鬆自已,以便他完成这破处大业。

  这样子弄了三分钟,佩儿终于在仁江的手淫下到达高潮,仁江乘着她不断扭动身躯来舒发快感之际,成功地突破最后的障碍把整根阳具插进了她的小穴里,佩儿平复过来后才发觉自已的处子之身已随着刚才的性爱高峰失去了,她虽然已有了足够的心埋準备,此时仍禁不住流下了两行眼泪,仁江明白这种少女心理,于是先不忙继续,只是拥着佩儿又亲又吻,过了一会,他感到佩儿开始热烈地回应他的亲吻,这才用双手扶着少女的腰肢,缓缓地正式抽插这美少女的小浪穴。

  仁江半抱半扶的把神智尚未完全回复过来的佩儿放到床上去,蓉蓉这时刚离开了琪琪的身体,她看见佩儿粉臀上沾满了父亲的精液,竟立时俯下身去舐吃,仁江却看着琪琪身上不知是她还是女儿的淫水,亦俯下头去品嚐起来,琪琪这小淫娃竟主动地回敬仁江,把他那沾满精水和带着佩儿处女血的肉棒含入口中,仁江的阳具立即回复生气,就在他正想夺去琪琪的精操时,蓉蓉却向他说:“老豆呀……琪琪留番俾我好唔好呀?你而家要就黎搅我先丫……听日先插佢丫?”仁江奇道:“阿女你又唔係男人,留俾你做乜呀?”蓉蓉说:“总之你今日唔好插佢住啦!”仁江唯有把发硬的阳具插进女儿小穴去开始下半场。

  晚饭在蓉蓉提议的越南餐馆进行,途中蓉蓉离开了一会,回来时多了一盒用购物袋盛载的东西,但蓉蓉怎都不肯告诉他们是甚幺,他们问了几次也就算了,回家后蓉蓉先琪琪去洗澡,之后她才自已去洗,并且她还要佩儿这晚跟仁江睡,说她的房间这晚是她跟琪琪的新房,众人都给她神神秘祕的弄糊涂了,便索性不去理她。

  琪琪在蓉蓉的床上等了一会,闷起来随便拿了一本杂誌阅读,这时蓉蓉才神色古怪地从浴室回来,琪琪向她笑了笑,蓉蓉微带气喘的声音道:“係咪等得好辛苦呀?”琪琪边看着她爬上床来边向她说:“你搅乜鬼呀?好似喘气咁?你老豆又搅你咩?”琪琪神秘地说:“唔係……佢係都搅紧阿佩啦!等阵你就知!”琪琪抛掉手上的杂誌,说:“想点呀你?头先係都唔俾你老豆上我,话要留番俾你,你得咩?”蓉蓉跪在床上佯怒道:“睇小我唔得!等阵一于强姦你!”琪琪乘机俯前伸手摸向她胯下道:“我信你无端端会多条野黎姦我啦……咦……点解你真係有……哗……乜野黎架?”

  仁江一觉醒来,他看着身旁一丝不挂的佩儿,脑中回忆昨晚的情景,佩儿刚发育的身体不断接受他一次又一次的姦淫,这小妮子初经人事但仍然乐此不疲,就是睡至半夜仍弄醒他要了一次,幸好仁江把昨天买来的事前避孕丸给她服了,那次大家都迷迷糊糊,仁江隐约记得自已在她小穴内射了精之后,连阳具也没拔出来便睡着了,想到这里仁江又蠢蠢欲动,不过他先打算上上洗手间。

  从洗手间出来跟琪琪碰过正着,琪琪跟他道了早安后说:“uncle,头先我打电话返屋企,佢地话等埋我去饮茶,所以我要走啦!不过寻日话过要俾你玩次先走,你而家……”仁江不待她说罢,一手拉了她进浴室,琪琪亦很合作,她先蹲下来给仁江含了一会,同时又一边手淫尽快令自已湿润,到她準备好了便站起来脱去内裤,仁江一边俯下头去舐啜她的乳尖,一边揪起了她一条腿及扶着她的粉臀,自已屁股向前一挺,阳具便进入了她体内。

  仁江边抽插边问:“寻晚阿蓉用乜野整穿你架?”琪琪娇喘着答道:“好衰架……uncle问埋人地D咁野……一阵问你自已个女啦……呀……好舒服呀……”仁江于是专心地干着这小美女,琪琪丢了一次又一次,仁江又和她变换花式,又前又后,最后琪琪总共丢了五次,仁江才把阳具拔出来放在她胸口以乳交解决,玩完了琪琪,仁江把她留在浴室自行清洁,他回到房间,看见女儿正跨在佩儿身上,这时仁江才明白女儿如何夺去琪琪的精操。

  

  ※※※※※

  

  两父女(国语版)

  原着:老师改写:学过一点粤语的人

  有一天仁江早了下班,他专诚买了蓉蓉最爱吃的烧鹅回家,打算两父女好好地吃一顿,而且第二天又是假期,所以心情特别好,回到家里,仁江打算给蓉蓉一个惊喜,于是尽量不弄出声音地来到女儿的房外,他发觉房门只是虚掩,而房里却传出了女儿的呻吟声:“呀……哎……唔……”

  仁江小心地把门推开了少许,他一看之下,顿时目瞪口呆,原来蓉蓉躺在床上,校服衬衣的钮子已解了大半,她那前扣式乳罩亦鬆开了,一只手在搓弄着刚长出来的乳房,下身的校服裙也拉高至腰际,另一只手已伸了进内裤里,虽然是隔着内裤,但仁江可以清楚地看到蓉蓉的手指正在阴核上撩弄着。

  而更加令仁江吃惊的,是他在这样看着自已的女儿手淫时,竟然感到十分兴奋,连裤子里的阳具亦发硬起来,尤其是他看到蓉蓉一双白嫩的赤足正肉紧地互相抵磨着,十只白里透红的脚趾交替地纠缠在一起的情景,仁江差点忍不住冲进去捉起女儿双脚来吻个够,就在这个时候,仁江不小心地把门推开了,蓉蓉即时发觉父亲就站在门口,她不知道仁江已站着看了好一会,还以为他刚回来想让自已知道。

  仁江见女儿慌忙地拿起被子掩盖身体,接着已羞得哭了出来,他连忙走到床边坐下,安慰女儿道:“不用哭啦!爸爸又没怪你,你都这幺大了!这也是很正常的嘛!”蓉蓉边哭边说:“羞死人啦!爸爸你叫人家以后该怎幺办嘛!”仁江笑着说:“怕什幺呢?爸爸又不是外人!这些事是很平常的!爸爸有时也有做的啊!”蓉蓉闻言便说:“爸爸你还笑人家!我不管啦!除非……除非爸爸你也做给我看啦!”仁江听了虽然心中一动,但还是说道:“这怎幺可以呢?我们是父女的嘛!怎幺可以呢?”怎知蓉蓉仍是坚持:“我不管这幺多!总之一定要做给我看,最多我不跟任何人讲就是了!”

  仁江一向很疼这个女儿,这时一来扭她不过,二来仁江压止了多年的性慾亦给挑起了,仁江竟向女儿说了做梦也想不到自已会说的话:“不然这样吧……我们一起弄……公公平平……”蓉蓉亦猜不到父亲有这样的要求,先是呆了一呆,但好奇心加上刚才还没解决的需要竟令她说:“好啊……一起弄就一起弄!”说罢蓉蓉先倚回床头,半卧地向着父亲张开曲起的双腿,再度一手玩奶子一手伸进内裤之中手淫起来,仁江亦跪上床上把阳具拿了出来,蓉蓉第一次看见男性勃起的阳具,兴奋得停了手。

  仁江听到女儿的淫蕩叫声之后,再也忍不住慾念,竟捉起蓉蓉两只脚板来夹着肉棒,然后挺动腰肢在女儿一双嫩足之间抽插起来,在蓉蓉高潮完结前,仁江亦把精液射到蓉蓉身上去,两父女发泄过后相视一笑,大家都觉得不知说甚幺才好,最后仁江说他去弄晚饭,蓉蓉便去洗澡。

  晚饭在愉快的气氛下进行,两父女亦没有再说刚才的事,饭后仁江去洗了个澡,出来时见蓉蓉在看电视,并不停地转台,仁江说:“没什幺好看的吗?”蓉蓉答他:“是呀!几个台都在拨那些烂节目!老爸,不如看录影带吧!”仁江便说:“也好,你等我换件衣服再跟你一起上街租啦!”怎知蓉蓉却说:“我说的不是那些带子啦!是你房里面收起来的那些呀!”仁江一呆之后说:“哦!原来你偷翻爸爸的东西喔!”蓉蓉说:“我又不是故意的!人家上次洗衣服时想说看看你有没有衣服要洗,一不小心才看到的嘛!快点啦!人家没看过想看看嘛!”

  仁江无奈之下回房取了一盒珍臧的日本无码录影带出来,蓉蓉已在电视机前的大地毯上坐好,背靠着沙发等待,仁江把影带放进录影机后便坐到女儿身旁,两父女便开始一同欣赏一幕又一幕的性爱镜头,带子放了一半,正在上演着一幕女同性恋的片段,仁江感到蓉蓉把头挨在自已肩膊之上,一条粉腿也靠着自已的脚轻轻来回磨擦,他更感到蓉蓉的呼吸不断增快,仁江向蓉蓉说:“如果你想弄就弄啦!不用强忍啊!”蓉蓉面上微微一红地应了父亲一声:“嗯……”仁江便继续看片子。

  过了一会,仁江感到蓉蓉的身体在轻轻蠕动,他转过头来,看到蓉蓉睡裙前面的钮子全鬆开了,一只手正搓着一边雪白的乳房,手指更玩弄着已充血变硬的小乳头,女儿的内裤不知何时已脱了下来,早已湿润的阴唇正被女儿另一只手的手指捽弄着,仁江向蓉蓉笑了笑,这令得蓉蓉立时把羞得通红的粉脸埋入仁江怀里,仁江于是一边看片子,另一边右手不自觉地放了在女儿膝头上给她按摩,蓉蓉娇嫩的皮肤给他带来无比的刺激,仁江做梦也想不到会一面看成人电影一旁抚摸正在手淫的女儿的玉腿。

  仁江见到女儿的淫态,连那仅存的理智亦不翼而飞,手指开始在她阴唇上搓起来,蓉蓉立时爽得高声呻吟,身体不停扭动,仁江很快找到女儿两片阴唇交汇处那颗小豆豆,便分了一只手指出来专责去撩弄那小豆豆,蓉蓉从来没试过这种快感,不到一分钟便见她全身一阵抽搐,竟已丢了起来,仁江从没见过女孩子会丢得如此强烈,他本能地做了蓉蓉母亲生前高潮时最喜欢他做的事,他连忙转过身去含着女儿的乳尖,这又引起了蓉蓉一轮更剧烈的反应,她挺着下体拼命地抵向父亲的手掌,仁江更感到一股热烫烫的液体自女儿的穴口激射而出,最役蓉蓉长长地嘘了一口气才平复下来。

  蓉蓉回过神来之后,向仁江道:“哗!原来给别人弄比自已弄还要舒服的多了!谢谢你啦老爸!”说罢还在仁江面上亲了亲,这时蓉蓉半裸的身体正侧拥着仁江,一条腿自然地搁在父亲下半身上面,她感到父亲两腿之间硬帮帮的,便猜到仁江定是很兴奋的了,蓉蓉趁他不为意时,竟一手按到他胯下,仁江吃了一惊望向女儿,蓉蓉笑着对他说:“爸爸刚刚弄得我好舒服喔,现在让我帮你舒服一下也是应该的嘛!”仁江本想对蓉蓉说这样做是不对的,但女儿的小手已伸进了他裤子内抚摸着他的肉棒,那舒服的感觉令仁江立时打消了拒绝的念头。

  蓉蓉见父亲没反对,于是大胆地把仁江的阳具从裤子内释放出来,这是她第一次为男性服务,根本不知该如何下手,唯有以求助的目光望向父亲,仁江笑着说:“跟爸爸亲亲嘴好不好?”蓉蓉闻言立即合上眼睛把小嘴凑过去,她感到小嘴被父亲的双唇封上了,接着父亲的舌头伸了过来轻轻撩弄着自已的小香舌,蓉蓉于是模仿着父亲的动作,很快地两父女的舌头在四片湿滑的嘴唇间交缠起来。

  在他们接吻的时候,仁江轻轻握上蓉蓉捉着他阳具的小手,他开始教导女儿如何替他手淫,蓉蓉学得很用心,不久便不用仁江握着她的小手,她全心全意地服侍着父亲,搁在仁江身上的一条粉腿也随着套弄阳具的节奏轻轻地磨擦起来,这令到仁江鬆开了女儿的小嘴,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蓉蓉见自已令父亲这幺舒服亦感到很高兴,她把身体向下移去看清楚父亲的肉棒,仁江亦乘机往她粉背上摸去,以增加自已的快感。

  玩了一会,蓉蓉感到父亲全身一紧,接着一股又浓又热的液体自肉棒尖端喷向她的小脸,虽然午间蓉蓉已见过父亲射精,但在这般近距离下还是第一次,而且又是泼头泼面的射过来,蓉蓉立时吓了一跳,她呆看着肉棒射出一股又一股的浓精,直至差点盖满了她的小脸才停下来,仁江休息了整分钟才能爬起来,他看见满面精液的女儿便笑着说:“还不去厕所洗一下脸!”蓉蓉也笑着答他:“何止洗脸呀!人家要洗个澡啦!下面湿湿的好不舒服……”

  过了两小时,仁江自已也再洗了个澡,他躺在床上吸了几根香烟,脑中不断想着刚发生的一切,最多想到的是一个问题:应不应再和女儿发生这种事情?他最后明白到想下去都不会有结果的了,因为他清楚明白到无论自已现在下了甚幺决定,自已根本抗拒不了女儿那纯嫩肉体的吸引力,想到这里蓉蓉穿着一件大T恤走进了他房间,她向仁江道:“人家睡不着想跟你聊一下……”仁江于是拍拍身旁的位置,蓉蓉立即坐了上去,这本来是两父女间常有的事情,但仁江这时已不能再像平时一般只当蓉蓉是个小女孩,幸好蓉蓉并没提到刚才的事情,只是跟他说学校的事,很快仁江也投入了和女儿的交谈而忙记了刚才的事。

  谈了半小时,蓉蓉说感到有些冷,接着便礸进了仁江的被窝里,她把身体靠着父亲取暖,仁江亦唯有任得她,又过了一会蓉蓉侧身背向仁江向他身体挤过去并说:“我好冷呀爸爸……抱紧我啊……”仁江只好也跟她一样侧身把女儿拥进怀里,他嗅着女儿清新的少女体香,心中浪了一浪,蓉蓉捉着父亲被自已压着的那只手按在自已胸口上说:“唔……爸爸弄得我好舒服呀……”说着还把臀部向后挤向父亲下体的部位,仁江另一只手放在女儿大腿上来回抚摸,很快便发觉女儿根本没穿内裤,而且这一阵子动作已令她那件T恤褪上了腰部,他感到女儿赤裸的臀部挤弄着自已的肉棒,他感到阳具正迅速勃起。

  “女儿啊……你这幺一弄爸爸又high起来啦!”仁江其实已感到很兴奋,蓉蓉一面向后伸过手去一面说:“让我看一下……哗是真的耶!又硬起来了!好热呀他,把他放在我的屁股那让我温暖一下吧!”仁江感到肉棒被女儿扯出了内裤之外,接着蓉蓉臀部向后一推,肉便被她两片臀肉夹着了,仁江一边享受着女儿肉臀为他阳具带来的快感,一边已本能地隔着衣服揉搓女儿的小乳房,另一只手在她大腿上正犹豫不决时,蓉蓉已捉着他的手放到阴户之上,他感到女儿的小穴已冒着分泌,于是便在上面捽弄起来。

  这样子玩了一会,蓉蓉把父亲双手齐齐捉着放进T恤里,仁江一手一边地玩弄女儿一双刚发育的小乳房,蓉蓉接着又把仁江的肉棒穿过自已双腿之间放到两片阴唇之间,仁江感到女儿两片又暖又湿的阴唇夹着肉棒的棒身,女儿更蠕动着下身去磨擦以求增加快感,由于有了大量淫水的帮助,蓉蓉的小穴毫无困难地在父亲的肉棒上滑动,两父女都感到无限的刺激,仁江肉紧地从后吻上了女儿粉白的颈部,这令到蓉蓉舒服得全身震抖了一下,亦令到仁江阳具的前端意外地滑进了蓉蓉的小穴里。

  俏皮的蓉蓉含着满口父亲的精液回过身来,她先吞下了一半,接着把另一半吐在手上,仁江奇怪地问她:“女儿你在做什幺啊?”蓉蓉笑着说:“想仔细品尝一下味道嘛!”说罢再伸出香舌慢慢地把手掌上的精液舐回口中品嚐,看着女儿既纯真又淫蕩的动作,仁江心想要不是今天已洩了三次,单是这景像又可令自已再干她一次了。

  因为体力透支的关係,等二天仁江起床时已十时半,他隐隐听到外间传来一阵阵女孩子的娇笑声,这才记起昨晚晚饭时蓉蓉提起过她的同学兼死党琪琪及佩儿会来渡週末,想来那两个女孩子必是到了,仁江还想再躺一会,便合上眼养起神来,接着他听到房门被打开的声音,他心想必定是蓉蓉来叫他起床了,怎料接着听到女儿像和人在压低声线说话的声音,只听蓉蓉说:“不用怕啦!我老爸睡的很沉!”接着仁江感到有人拿开了他的被子,他正奇怪这些女孩子想干甚幺的时候,他又感到有人把他的阳具自内裤里拿了出来。

  想了一会,仁江又听到房门被打开又关上的声音,他相信这定时蓉蓉独个儿回来了,果然仁江感到阳具又被人拿了出来,但令他惊讶的是一个又温暖又湿润的小嘴立时包围了肉棒的前端,仁江张开眼睛一看,入目的时女儿幼稚的面孔正在自已阳具上干着最淫蕩的勾档,仁江不自禁地摸上女儿跪在他身旁的小腿上,蓉蓉回首向他一笑道:“早安爸爸!”仁江向她回以一笑道:“早安乖女儿!乖女儿是不是以后每天早上都要这样叫爸爸起床呢?”蓉蓉俏皮地向父亲伸了伸舌头:“想得美喔!”但她仍然继续她的工作。

  仁江边享受女儿的口舌服务边来回爱不惜手地抚摸她那双白嫩完美的小腿,他看着那白里透红的少女脚掌,终于仁江忍不住地便向女儿的一双赤足上吻了下去,蓉蓉起初抵不住痒笑了起来,但当父亲开始吸啜她脚趾的时候,她便忍不住呻吟起来,仁江见她渐渐懂得享受便更落力为她服务,他把舌尖硬挤了进女儿脚趾间的罅缝去撩舐,初经人事的蓉蓉又如何禁受得起这种刺激,很快仁便看见她两腿间的内裤上已湿了一大片。

  两父女齐齐舒服得叹了一声,仁江待女儿稍为习惯之后,便教她如何耸动身体去迎合自已插穴的节奏,跟着两父女便开始正式抽插起来,仁江又索性把女儿的上衣脱掉,好让自己可以边插穴边玩玩她的乳房,玩了一会,仁江见女儿已有些倦了,于是坐起身上拥着她继续姦淫,蓉蓉这初嚐性爱乐趣的小女孩又如何抵受得住这种刺激,很快高潮已来了一次又一次,仁江又不断变换姿势,他和蓉蓉一同下床,他先要女儿双手扶着书桌站好,然后便从后面干她,终于在蓉蓉第四次高潮时,仁江迅速把肉棒拔出来向着女儿的粉臀射精了。

  休息了一会,蓉蓉说:“她们也都想试看看呀!拜託你啦!”仁江于是把心中想好的方案告知女儿,蓉蓉听了感到很刺激,便跟父亲商量起细节来,之后蓉蓉说:“她们就快回来了!你先去洗个澡,我招呼她们。”

  看了这场戏后,蓉蓉见到她们都已满面通红,其实她自已又何尝不是心动非常,蓉蓉于是说:“不如我们也试试看好不好呀?”其实蓉蓉并非是最心急的一个,她在这两天以来生理上的需求都得到很充份的解决,反之同年纪的琪琪及佩儿平日唯一满足性需求的方法,就是睡觉前把那些巨大的毛公仔夹在两腿之间来磨擦下体,还拿不準必定可到达高潮,身体里经常有一股蠢蠢欲动的慾火在燃烧着,这时又看了一场令她们血脉沸腾的春宫戏,一听到蓉蓉的提议,便立时点起头来。

  随着女孩子们脚趾的收紧及放鬆,仁江的舌头不停地穿梭在一根又一根肥瘦不一但同样可爱的美少女脚趾之间,又不时把两根甚至三根分别属于不同女孩子的玉趾含入口中吸啜,弄得这三位小妹妹不断传出代表着发情的呻吟声,仁江偶尔向她们望去,见到自已女儿正时左时右地跟两旁的女孩热情地亲吻,三个女孩更互相抚摸对方的身体,看得仁江双眼像要喷出火来一样。

  在仁江终于停下来的时候,三位美少女已娇喘连连,仁江于是站起来脱去衣服,女孩们本来已只净下不多的衣服,索性都跟仁江一样脱掉了,仁江看着眼前这三具充满青春气息的胴体,正拿不定主意该先姦淫那一个,蓉蓉却另有主意地说:“爸爸,不如你先玩阿佩啦!我想跟阿琪试试如同刚刚戏里的那些女孩的玩法!”

  仁江笑着把佩儿拉过一旁,他先自已坐在蓉蓉的书桌椅子上,然后才要佩儿背向着自已坐在他的大腿上,他一边上下其手地玩弄着佩儿似有还无的乳房及光滑无毛的下阴,一边又在佩儿耳朵旁边吻边道:“我们先看看她们两个搞什幺好不好呀?”佩儿正被他弄得意乱情迷,闻言便点了点头讚成。

  床上的蓉蓉和琪琪已学着电影中的女孩子一样以六九姿势互舐着对方小穴,琪琪躺在下面,小穴正好向正仁江和佩儿,他俩看着蓉蓉用手指扳开了琪琪的阴唇,正以舌尖在她阴唇上端的交汇处舐着,透明的爱液在小淫洞里不断渗出来,而蓉蓉的表情亦告诉了他们琪琪正在她的私处干着同样淫蕩的勾当,仁江突然感到肉棒被一只温暖的小手摸上了,原来佩儿享受着他玩弄之余,感觉到被自已压在两腿之间从后伸向前的肉棒一跳一跳地震动,于是不自觉地伸手到下面扼着它套弄起来。

  仁江暗自盘算着要保持实力的话,还是先解决了怀中这美少女为妙,于是他在佩儿耳边说:“uncle要进去啦……你okay了吗?”佩儿虽然早已準备了会失身,但这时仍忍不住担心地道:“uncle,你……你亲我吧……我好怕呀……”仁江轻柔地说:“不用怕!跟uncle先亲个嘴……”佩儿温顺地回过头跟仁江吻在一起,仁江先把阳具抵住了她小穴的入口处,手指又肉紧地搓了一会阴唇,令到佩儿的淫水流满了半根肉棒,仁江这才慢慢地挺进,他感到佩儿的阴道十分陜窄,于是不断地加快捽弄她阴唇的速度,一方面令她的爱液沿沿不绝地流出来,另一方面也使佩儿慢慢放鬆自已,以便他完成这破处大业。

  这样子弄了三分钟,佩儿终于在仁江的手淫下到达高潮,仁江乘着她不断扭动身躯来舒发快感之际,成功地突破最后的障碍把整根阳具插进了她的小穴里,佩儿平复过来后才发觉自已的处子之身已随着刚才的性爱高峰失去了,她虽然已有了足够的心埋準备,此时仍禁不住流下了两行眼泪,仁江明白这种少女心理,于是先不忙继续,只是拥着佩儿又亲又吻,过了一会,他感到佩儿开始热烈地回应他的亲吻,这才用双手扶着少女的腰肢,缓缓地正式抽插这美少女的小浪穴。

  仁江半抱半扶的把神智尚未完全回复过来的佩儿放到床上去,蓉蓉这时刚离开了琪琪的身体,她看见佩儿粉臀上沾满了父亲的精液,竟立时俯下身去舐吃,仁江却看着琪琪身上不知是她还是女儿的淫水,亦俯下头去品嚐起来,琪琪这小淫娃竟主动地回敬仁江,把他那沾满精水和带着佩儿处女血的肉棒含入口中,仁江的阳具立即回复生气,就在他正想夺去琪琪的精操时,蓉蓉却向他说:“爸爸呀……琪琪就留给我好不好?你现在如果想要就先来玩我吧……明天你再插她好吗?”仁江奇道:“你又不是男人,留给你要做什幺呢?”蓉蓉说:“总之你今天先别插她啦!”仁江唯有把发硬的阳具插进女儿小穴去开始下半场。

  晚饭在蓉蓉提议的越南餐馆进行,途中蓉蓉离开了一会,回来时多了一盒用购物袋盛载的东西,但蓉蓉怎都不肯告诉他们是甚幺,他们问了几次也就算了,回家后蓉蓉先琪琪去洗澡,之后她才自已去洗,并且她还要佩儿这晚跟仁江睡,说她的房间这晚是她跟琪琪的新房,众人都给她神神秘祕的弄糊涂了,便索性不去理她。

  仁江一觉醒来,他看着身旁一丝不挂的佩儿,脑中回忆昨晚的情景,佩儿刚发育的身体不断接受他一次又一次的姦淫,这小妮子初经人事但仍然乐此不疲,就是睡至半夜仍弄醒他要了一次,幸好仁江把昨天买来的事前避孕丸给她服了,那次大家都迷迷糊糊,仁江隐约记得自已在她小穴内射了精之后,连阳具也没拔出来便睡着了,想到这里仁江又蠢蠢欲动,不过他先打算上上洗手间。

  从洗手间出来跟琪琪碰过正着,琪琪跟他道了早安后说:“uncle刚刚我打电话回家里,他们说要等我一起去饮茶,所以我要走啦!不过昨天说过要给你玩一次再走,你现在……”仁江不待她说罢,一手拉了她进浴室,琪琪亦很合作,她先蹲下来给仁江含了一会,同时又一边手淫尽快令自已湿润,到她準备好了便站起来脱去内裤,仁江一边俯下头去舐啜她的乳尖,一边揪起了她一条腿及扶着她的粉臀,自已屁股向前一挺,阳具便进入了她体内。

  仁江边抽插边问:“昨天阿蓉用什幺东西来帮你开苞啊?”琪琪娇喘答道:“耶!讨厌……uncle问人家这种事情……等会问你自已的女儿啦……呀……好舒服呀……”仁江于是专心地干这小美女,琪琪丢了一次又一次,仁江又和她变换花式,又前又后,最后琪琪总共丢了五次,仁江才把阳具拔出来放在她胸口以乳交解决,玩完了琪琪,仁江把她留在浴室自行清洁,他回到房间,看见女儿正跨在佩儿身上,这时仁江才明白女儿如何夺去琪琪的精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