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亡豔旅02 -
发布页地址1
所属分类:古典武侠
作者:   发布于 2022-11-19 00:30:06


第二章  熊的贡献

第二章  熊的贡献

  一路上荆娘试探打听天勒的身世,天勒自然编了一套从小生活在深山野岭,

父母双亡,一直跟随着山里的族人打猎爲生,这次在林中走得远了一点,却正好

碰上荆娘之类的谎话!二三十里的山路两人谈谈说说没多长时间就走完了。

  山间的小路顺着一条小溪延伸到一个小山坳里,一间碎石垒砌的破败房屋颤

巍巍的立在溪水边山坡上的一小片平地上,周围用树枝编成的篱笆围成了一个小

院,房屋虽然破败,但院子里打扫的还是很干净,院中的两棵树中间拉扯着几条

山藤,山藤上晾晒着一些山间野菜。

  荆娘从天勒肩上下来,推开院门,院中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正蹲在地上捡敛

一些似乎是刚从山中采摘来的野菜,看到有人推门进来,女孩擡起头。

  “姐!啊……!”看到荆娘,女孩惊喜的叫了一声,可看到荆娘的装束和她

身后的天勒,女孩的惊喜变成了惊叫。

  天勒看到一条白白的身影飞快的钻进屋子里,院中的女孩竟然是全身赤裸的

蹲在地上,见到陌生男人立刻像受惊的鸟一样逃进了屋里,天勒的眼睛里还残留

着女孩转身逃掉时扭动的雪白的小屁股。

  “恩公请进来。”荆娘将天勒让进小院。

  “你不要恩公恩公的叫了,我的名字叫天勒,直接叫我的名字就可以了。”

  “奴家唤您天大哥可以吗?”轻声细语的荆娘现在怎麽也看不出刚才在山中

激情时嘶声尖叫的模样,完全是个羞涩的小妇人。

  “天大哥且稍等,奴家去去就来。”荆娘说完,也不将天勒让进屋里,自己

推门进屋了。

  没一会,荆娘带着一个穿上一身破旧衣衫的少女从屋里出来,而她自己却还

是赤着上身围着破布。

  “天大哥不要介意,奴家娘亲妹妹生活凄苦,少有的衣服得留在冬天才穿,

深山野岭里她们平日劳作都是赤身的,怠慢了天大哥!”

  “没关系,没关系!”天勒嘴上回答,眼睛却瞄着荆娘身后的少女。

  少女破烂的衣衫也是勉强遮挡住身体,不过这女孩的皮肤白皙异常看上去竟

是非常细腻,不知这赤身在山中劳作,风吹日晒中如何能保持成这样,少女的身

体瘦弱,头发枯黄,一看就是严重的营养不良。但这少女消瘦的脸上竟是眉目如

画极其秀丽,如果有充足的营养滋润、华丽的衣衫包裹,不知这这女孩会美丽到

什麽程度!恐怕就是自己来的那个世界中红遍半个宇宙的玉女明星也不过如此。

虽然早在荆娘的记忆里看到过这个女孩的美丽,但真正出现在眼前还是让天勒看

呆了眼!

  “天大哥,这是奴家大妹琼娘。”荆娘看见天勒一直瞄着自己的妹妹,心中

有些欢喜,但随即暗中歎息:“琼娘小时就是村中最美的女孩,可惜长大了才发

现,琼娘竟和母亲一样都是白虎转世,村人惊惧,认爲不祥,今年十八岁已过嫁

龄仍是没人敢提亲!看天大哥的样子是喜欢琼娘的美貌,有心撮合,但自家妹子

如果真的克夫,岂不是害了自己的救命恩人?”

  “妹妹,这是姐的救命恩人天勒大哥。”

  “天勒大哥!”缩在荆娘身后的琼娘怯怯叫了一声,脸上浮出一丝嫣红。

  从荆娘的记忆里天勒知道,这里的女人地位极低,根本没有姓氏,大部分女

人都叫这个娘那个娘的,类似他原来那个世界里的倭族,女人好多都叫什麽什麽

子的,纯属地方习惯。

  “好好,琼娘妹子。”天勒这才回过神来,“荆娘,你和妹子进屋去烧锅开

水,我在院中将这只熊的皮剥掉,一会好煮些熊肉来吃。”

  “好的,琼娘你去烧水,我给天大哥打个下手。”荆娘不知想通了什麽,也

不再和天勒客气。

  琼娘悄悄瞄了天勒一眼,转身到院中一角搬了些柴草进屋,一会石屋的烟囱

里冒出缕缕青烟。天勒和荆娘在院中剥皮剔肉,天勒手中离子战刀幻化的猎刀锋

利异常,没一会一张完整的熊皮就铺在院中晾晒了。

  天勒手中不停,一条条的熊肉被割下来,荆娘将熊肉挂在树间的山藤和屋檐

下,不用几日熊肉就会被山风吹干,熊骨被天勒肢解成小块,连着上面不好整块

剃下的碎肉被扔进已经煮沸的锅里,天勒在荆娘不注意的时候从储物空间里拿出

一些盐和调料包成一包,交给琼娘下在锅里,没多久本来充满血腥味的小院飘满

了浓郁的煮肉香气。

  荆娘现在最是高兴,这头三米多高的巨大棕熊足有一吨多重,剥了皮放了血

剔除骨骼内髒和四只熊掌,剩下整块的肉也有七、八百斤,风干后也至少能有四

五百斤,再配些山药、干野菜,不用别的猎物也足够娘亲和妹妹三人度过整个冬

天。

  傍晚,荆娘的娘亲和另一个小妹妹回来又让天勒着实震惊了一把,虽说早有

準备,天勒还是怀疑自己是不是掉进了一个满是美女的星球,荆娘的娘亲梅娘是

个三十四、五岁极其豔丽的妇人,山野间辛苦的劳作和艰难地生活竟然没有在她

身上留下什麽粗糙的痕迹,皮肤竟然还是洁白细腻,除了四肢和身体上有一些泥

土灰尘,根本看不出这是个山乡村妇。

  凭天勒多年在女人堆里打滚的经验,这妇人竟是个媚骨天生的尤物,可惜沦

落山野被乡村莽夫糟蹋,男人怀抱这种媚惑天生的恩物哪有不夜夜挞伐,恨不得

将她揉在身体里,也难怪她的两任丈夫都死在她的肚皮上,偏生她又是天生白虎

耻丘如玉,难怪被乡间愚民骂作克夫的白虎精。

  荆娘的小妹藜娘也是个雪白如玉的小美人,十六岁的年纪已经发育完好,这

一家生活凄苦,却并没有影响性征的发育,梅娘丰乳肥臀自不必说,荆娘刚刚断

了三岁孩子的奶,高耸的乳房坚挺饱胀,前些时候撇到的琼娘挺翘的淑乳也是盈

盈可握,这最小的妹妹,身材纤细竟然挺着一对比大姐荆娘也遑不多让的饱满丰

胸。

  山野乡村布匹珍贵,就是山下的村里家境不好的村妇也是经常赤身露体腰间

围块裆布在田间劳作,大多已婚的妇人并不在意在陌生人面前袒胸露乳,只有一

些未出嫁的少女才会在外面劳动时胸前也裹上一块兜布。荆娘因爲丈夫是个优秀

的猎手家境还算不错,所以虽然已婚仍然可以有全身的衣着。

  母女两人从外面回来时都是赤身裸体,只在腰间围了一条裆布,这是怕在山

林中采摘野菜时虫蚁钻入下体,当然这又让天勒大饱了一次眼福。只是这小妹藜

娘却不似姐姐琼娘一般害羞,看到天勒竟然凑过来仔细端详,天真的眼神魔鬼的

身材竟然让天勒也差点喷出鼻血,幸好藜娘随后就被屋中散发出的肉香吸引,欢

叫着跑进屋里守在锅竈边流起口水来。

  在荆娘的叙述中天勒知道这小妹藜娘小时从树上跌下伤了大脑,现在只有保

持着八、九岁的智力,她的天真可不是装出来的!

  石屋不大,用木板阁成两间,外边是厨房,里面就是母女三人的卧室了,厨

房内竈台边的一块石板上堆满了小山一般的骨肉,竈台下炉火旺盛,竈上的铁锅

里汤水翻腾,梅娘将锅里煮好的熊骨盛到一个陶盆里,现在才过中秋,天气还是

很热,如果不早点将骨肉煮炖出来,两天内就会坏掉,在梅娘她们看来一点食物

的浪费都是极其罪恶的。

  骨肉需要长时间的熬炖才会将骨头上附着的肉完全脱落下来,这两天都要有

人守着炉火一直到骨肉全都炖完爲止。天勒在剃完熊肉之后,钻到山林里砍倒了

两棵两三人合抱的粗大枯树,锋利的粒子战刀将枯树切成均匀的木棒,两棵树的

木棒在院中堆起了高高的柴垛,这些柴火足够烧上几个月的了。

  藜娘坐在厨房的木桌前,双手满是油腻,抓着一只挂满肉的骨头啃得津津有

味,嘴上和丰满的乳房上都滴满了油汁。

  “让藜娘少吃一点,油腻得东西一下子吃的太饱对身体不好。”天勒早已经

吃饱,伸手拍了一下坐在身旁荆娘的屁股提醒道。

  梅娘、荆娘、琼娘都已经吃的差不多了,只有藜娘白白得小肚子已经鼓了起

来却还是吃不够的样子。

  “藜娘乖,不要再吃了,不然晚上会肚子痛的。”荆娘怜惜的拍着藜娘的肩

膀。

  “不嘛,我好久没吃到这麽好吃的肉了,今天不吃够明天又要吃野菜煮红薯

了。”藜娘抓着手中的肉骨头,怎麽也不肯放下来,荆娘鼻子一酸。

  “不会的,你瞧锅里还有好多,咱们可以吃好久呢。”

  梅娘正在往锅里加盐,听到女儿的对话,一串泪珠也跟着洒在了锅里。因爲

自己的缘故,让两个女儿跟着在山中受罪,今年冬天有这个好心的猎人帮助看来

可以熬过去了,可明年、后年呢。

  自从两个强壮的男人死在自己的身上,她也相信了自己是受到山神诅咒的白

虎精,而可怜的二女儿竟然和自己一样都是下身没有一丝毛发的白虎精,村里人

没有将她们活活打死已经是看在年轻的村长大女儿的丈夫的面子上了,将她们母

女驱赶到山里已经是最宽容的惩罚,小女儿藜娘在发育后白白的阴阜上终于长出

了稀疏地毛发,可谁会娶一个只会玩耍,什麽活都不会干的女人,虽然小女儿同

样非常漂亮,村里的男人看到她都是眼冒绿光恨不得将她扑到在野地里肆意蹂躏

一翻,但娶回家去再漂亮的女人只能吃喝不会劳作,也不是贫苦的村人所能承受

的。

  在山中,家里没有男人的苦日子根本无法形容,女人力气小没法开垦荒地,

山坳里只有溪边的泥土比较松软,可以种些红薯、山药,但是一年的耕种大多都

要落在野兽的嘴里,野猪、棕熊每年都要在收获前在她们的地里刨拱一遍,辛苦

的耕种能够得到的收获极其可怜。

  每当秋风萧瑟的夜晚,外面的地里传来野兽挖刨时的哼叫,争抢时的嘶吼,

母女三人只能紧搂在一起躲在破烂的石屋中瑟瑟发抖,依靠那张薄薄的木板门给

她们带来一点点的安全感,这时候她多希望有个强壮的男人举着火把捏着钢叉大

吼着将那些偷盗她们粮食的野兽全部赶走!

  “藜娘不怕,以后哥哥天天给你弄野味吃,你想吃多久都可以!”天勒也跟

着劝阻藜娘,他可不希望这个小美人吃坏了肚子。

  “我要吃一年!”藜娘兴奋地喊道,天真的她相信任何人的保证。

  “没问题!”

  “十年!”

  “没问题!”

  “一百年!”

  “藜娘想吃多久就吃多久,哥哥养你一辈子,以后,还会给你弄更多的好吃

的!”天勒随口哄着藜娘,这美丽天真的女孩真的很招人喜欢,他却不知道旁边

的荆娘听到他的话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

  “荆娘,你带藜娘和天勒去洗澡,我和琼娘收拾一下看着火。”梅娘对荆娘

吩咐道,梅娘本来一直叫天勒恩公,但天勒让她直接叫他的名字,梅娘开始不肯

但在天勒的坚持下也就答应了,这里的女人服从男人的命令已经养成习惯,而且

她总不能随女儿一样叫天勒哥哥,当然如果以后在床上梅娘这麽叫他天勒还是乐

不得的!嘿嘿!

  天勒总算可以见识到梅娘一家保持肌肤白皙滑润的秘密了,他在荆娘的记忆

力就知道石屋的后面不远处有一个山洞,里面有一眼温泉,梅娘一家每天劳作后

都会到温泉里浸泡一会,既可以清洁身体又可以消除疲劳,而且这温泉看来还是

天然美容护肤的佳品!

  山洞离石屋不远,只有不到五十米,里面黑漆漆的不知道有多深,天勒往里

面走了几步,越往里面温度越高,裹着热浪的浓湿雾气弥漫了整个山洞深处,洞

口的地方却有一洼十几平方大的小潭,最深处还不及腰,水温却是四十度左右最

舒适宜人。

  藜娘来到潭边,伸手解下腰间的裆布扑通一声就扑进了潭水里,荆娘解下腰

间围着的碎布却转过身来温柔的服侍天勒脱下衣服。

  下到潭水里,温暖的潭水浸满全身天勒也舒适得呻吟出来,在他的世界里除

了温泉旅馆,拥有自己的温泉别墅可是真正的大富豪才能买得起的,虽说天勒可

能比许多宇宙级的大富豪好还要富有,但他的财富大多都见不得光,因爲他是整

个银河系最狡猾最着名的海盗“红骷髅”的第三十五代海盗王。

  想起以前在太空中追逐商船,偷袭各星系政府的运输队,和星际联合舰队捉

迷藏、打游击的辉煌岁月,天勒轻声歎了一口气,“红骷髅”终于在纵横星海一

万五千多年后彻底毁灭,虽然他这个首领最终逃了出来,而且他的储物空间里装

着“红骷髅”的曆代海盗王掠夺积累了一万多年的物资和财富,但爲了躲避星际

特工和时空特警的联合追捕,他不得不在时空跳跃时毁掉了时空航标器,没有了

时空航标器他等于完全被困在了这个陌生的空间。

  这是他破坏了航标器之后随机进入的一个空间,虽然这样时空特警将彻底失

去他的跳跃轨迹,但到了这个没有星图的陌生宇宙中,就算他的储物空间里有性

能卓越的星际飞船也最多能在周围的几个星系转上几圈,冒险远航寻找先进的文

明,一旦在宇宙中迷失方向,那可是比死都可怕的事情。

  算了,这些年打打杀杀的也腻了,就当自己是来度假,体会一下原始文明的

乐趣,据说在这样的原始文明中,男人可是无比性福的,嘿嘿嘿嘿!!!原来的

世界还有某个大型娱乐公司特意搞了个星球,模仿各种原始文明弄了个曆险、称

霸、猎豔什麽的节目,收费极其昂贵,破烂规矩一大堆仍使人趋之若骛,而且你

永远不知道拦在你面前怒吼的怪兽;跪在你面前山呼万岁的国民、百官;在你身

下娇喘呢喃的绝色佳人到底是生化物、智能机器人还是克隆人!

  老子现在来到的世界可是绝对真实的,想怎麽玩就怎麽玩,哪有什麽不能使

用这个不能发展那个的烂规矩,老子身上带的东西喜欢用什麽就用什麽!老子看

谁不顺眼用粒子炮轰他,还真能蹦出条维持秩序的狗来咬我啊!

  胡思乱想中天勒忽然觉得下体一阵酥麻,擡头看去竟是荆娘伏在他的双腿间

握着他坚硬的阳具,舌尖轻轻地舔挑着他的龟头,荆娘擡起闪亮的大眼睛轻瞄天

勒,俏脸上不知是因爲温泉的蒸浸还是羞涩,浮起一片嫣红,小嘴一张荆娘将天

勒的龟头整个含在口中,丁香缠卷樱唇抿吸,舌尖将龟头下的肉棱细细的刮扫了

一遍,然后用双唇夹紧肉楞舌尖舔顶着马眼,双手也不閑着,一只快速的撸动粗

大的茎柱,一只温柔的捏弄下面的两颗肉卵。

  天勒舒服得脊背发麻,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竟呻吟出声,没想到荆娘竟如此会

服侍男人。荆娘一边瞄着天勒得表情,一边用唇舌细细的寻找男人最敏感舒适的

地方,看到天勒快乐舒畅的表情,荆娘更加卖力的舔吮起口中粗大的阳具。

  女人全心全意讨好服侍男人的样子是男人最猛烈地春药,当荆娘伏在天勒双

腿间的头开始剧烈地起伏时,天勒再也无法忍受荆娘喉腔的软肉对龟头的挤夹,

他猛地抱住荆娘的头阳具一阵剧烈地抽插,然后将龟头深深地插入荆娘的咽喉,

膨胀跳动间滚烫的精液直接射入荆娘的喉咙,荆娘拼命的忍耐住粗大的阳具插入

喉咙的痛苦,眼角却拼射出泪水,射完精天勒将仍然坚硬粗壮的阳具从荆娘的嘴

里拔出来,荆娘立刻捂住嘴爆发出一阵剧烈地咳嗽和干呕,不过天勒射到她嘴里

的精液却一点也没有溅出来。

  荆娘擡起因爲刚才天勒粗暴的抽插而胀得通红的俏脸,灵舌轻扫将一丝溢出

嘴角的乳白卷入口中,然后将俏脸贴在天勒宽阔结实的胸膛上,饱满的双乳贴在

天勒的腰腹轻轻摩擦。

  天勒伸手揽住胸前柔软的躯体,在她光滑的脊背上轻轻抚摸,这女人真是太

会服侍男人了,天勒现在开始考虑是不是应该使个手段将山下的那个村庄屠掉,

将她丈夫杀了好把她永远据爲己有。

  “姐,你刚才在吃什麽?”正在享受高潮的余韵,潭水另一边的藜娘忽然问

出这麽一句话来。

  “姐刚才在吃哥哥的牛奶!”晕!荆娘回答的更绝!

  “哥哥的牛奶?”藜娘从水中滑过来伏在荆娘身上,白嫩的小手揪了一下荆

娘的乳头,一丝奶水从荆娘的乳头上渗出,“哥哥是牛吗?哥哥的奶也和姐姐的

一样吗?”